毕竟只言片语无法概括一个多变的人。
cp@漱玉

【雷安】第99次告白

微瑞金注意

现世pa

无脑发糖暖向

OOC渣文笔注意避雷



“你像一只瓮,收容无限的温柔。”
                                     ——————聂鲁达


 

纵使是市区,深夜也格外静谧。绿色的出租车摇晃着,方向盘前的荧光闪动着。

安迷修击败困意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只见路边橘红的路灯在一片漆黑中孤独地颤抖。

再前一些可以看见一栋设计颇为独特新颖的建筑,安迷修意识到快要到酒店了,疲倦却试图把他拉回睡眠状态。他下意识看向驾驶座,看见头发微灰司机的时才清醒了一些。

要是雷狮在就好了。他不禁这么想。

接着他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愤:想他干嘛?让他抱自己上去吗?

不久前他跟金和紫堂幻去了市里有名的音乐酒吧,两个未成年人老老实实滴酒未沾,倒是他一口气喝了好几盏鸡尾酒。

夜幕里深紫色的云翳似乎都泛着淡淡的酒香。

就在他又快昏睡过去时,一个沧桑却慈祥的声音操着本国的语言提醒他到了。

安迷修突然坐起,差点撞到头。他抱歉地朝司机笑笑,回了一句谢谢赶忙帮紫堂幻去叫醒金。

金发的小孩格外嗜睡。安迷修克服醉意有些踉跄地拉开后车门。

他摇了金几下,结果少年一下倒在座椅上。

叫了一会儿金都没醒,安迷修无奈地笑笑,用当地的语言对司机说了声“不好意思”。

司机师傅笑着摇摇头,脸上折起几痕皱纹:“没关系,孩子都爱睡,慢慢叫醒他罢,我不着急。”

安迷修把金扛到自己背上,紫堂幻在身后帮着:“不用麻烦,”安迷修的笑容被夜色刷暗了一层,“还有人在等我们”

“夜深了,也一定有人在家里等您吧。”

“噢……谢谢你,孩子。”司机微微低头露出一个的笑。

笑里泛着安迷修没看见的泪花。


金睡着了也不安稳,一边说梦话还一边拳打脚踢。

安迷修和紫堂幻好不容易把他送到房间。紫堂幻一敲门门就开了,里面的人似乎是一直在等着金回来。

格瑞刚洗完澡,散下的头发还有水珠滑落。

“麻烦了。”他轻轻把金揽进自己怀里,金一感受到格瑞的气息,奇迹般地安静了下来。

感情真好。安迷修边想边打算和紫堂幻道别。

“安哥…你的房间不是跟我一个方向吗?”紫堂幻不确定地开口。

“啊……多谢提醒。”安迷修轻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看来是真的有些喝糊涂了。


他拿出房卡刷开450号房间,刚进门就被一个猛扑过来的影子抱住。

“怎么这么晚。”雷狮的声音有些沙哑。

“刚刚顺便把金送回格瑞那里……”

“什么顺便,格瑞家那小鬼真是麻烦。”雷狮不管安迷修试图推开自己的手,一路粘他粘到了浴室门口,并在安迷修脖子上咬了一口。

你也是小鬼嘛。安迷修暗暗地想。

“雷狮,我要洗澡。”安迷修暗示雷狮放开自己。

“一起。”雷狮把头埋进安迷修颈窝间。

“你不是洗过了吗?”安迷修闻了闻雷狮头顶洗发水的味道。薰衣草,安迷修很喜欢这种植物。兴许是因为它颜色和雷狮的瞳色相仿。

“那就再洗一次,本大爷怕你洗着洗着醉死在里面。”雷狮不由分说地把他推进浴室。

安迷修也懒得跟恶党做斗争。他现在的确醉得慌,没有时间解决雷狮一到晚上就变得像一个巨婴一样粘人的问题。


这里的天气多变,刚刚还晴朗着,这会儿便下起了雨。室外的瓢泼大雨撞击着窗户,潮湿的空气在阴沉的雨幕中发酵。

不久前才被使用过的浴室还氤氲着白色的雾气和薰衣草的香味。安迷修把头靠在雷狮肩上,一只手抵在那极具美感和爆发力的胸肌上。

自己身为速度和技巧型的瘦高身材的确不比雷狮那充满侵略性的体格,那档子事儿上自己的耐力也略逊一筹。

不过确认自己永远地成为了179的残念帅哥后他也不再对体格差耿耿于怀。

反正雷狮也不适合下位。想到这里安迷修不禁噗嗤笑了出来。

他们刚在一起时还没有什么夜生活。雷狮固执地要安迷修上位一次,结果才进了一半双方都疼得脸色泛白。而且雷狮一个大块头娇羞的样子画面实在太美,安迷修实在无法直视。

当然,这件事情也说明恶党还是有那么一点优点的。安迷修眼角的弧度再也藏不住了。

“傻子,笑什么。”雷狮咬了咬安迷修的耳垂。

富有磁性的低沉的嗓音随着微热的气息灌进安迷修的耳中。他不禁缩了缩脖子。

“没什么,”安迷修用食指抹掉雷狮脸颊上的沐浴露。“我觉得你好可爱。”

雷狮明显顿了顿:“醉…醉得不轻”

安迷修翻了个白眼,宠溺地笑了笑。自己最擅长的就是温柔攻势,几招下来雷狮肯定惨败。

安迷修手伸向雷狮高挺的鼻梁,顺着那凛冽的弧度一路滑下来:“你好帅啊。”他故意把声音放轻了些。

“你再说我就………”

“我爱你。”安迷修微眯起双眼,把食指贴在对方嘴唇上。

在满意地看见雷狮一脸不知所措后安迷修忍不住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恶党你真是笑死我了……”安迷修本就醉了,被热气一蒸脸色更为红润。这种颜色到了雷狮眼里,就会被翻译成秀色可餐。


安迷修把浴缸里的水放干,站起身打了个哈欠,顺便还伸了个懒腰,末了还闷哼一声。

还坐在浴缸里的雷狮有幸得到了观赏安迷修的最佳视角。

雷狮:咽口水.JPG

雷狮一把抱住安迷修打算跨出浴缸的腿:“撩完就跑就是你的骑士道?”雷狮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

“………我要睡觉。”安迷修一脚踹开他。


雷狮被突如其来的告白攻击后还有些陶醉,没有和翻脸不认账的小骑士纠结。雷狮掀开被子,在布料缓缓落下之际迅速贴向昏昏欲睡的安迷修。

雷狮还尚存一丝希望地在对方手心画了个圈,可惜被无情地拍开。

睡觉就睡觉,还反了天了。雷狮抱住安迷修的腰,头抵在安迷修背后。

“雷狮,你知道我们告白几次了吗?”

雷狮快速计算了下,还没等他开口,安迷修自言自语般地先他一步:“加上今天九十九次了。”

雷狮想起高中时他们无意间听见女生们的谈话:告白99次就可以长长久久一辈子。

“我今天坐车的时候居然在想,要是雷狮在的话,他就可以抱我上去了。”

“平常我要抱你还不………”

安迷修突然转身,用力盯着雷狮。

安迷修眼中清澈得没有一丝杂质的翠绿散落着几滴紫色。与其说是散落,不如说是嵌进去了,深深嵌进了灵魂,这辈子都得印在骨髓里。

他努力撑起疲乏,发狠般瞪着雷狮,似乎要用眼神把雷狮揉进自己的视线。

雷狮被他盯得又羞愤又发毛。他伸出节骨分明的手覆上安迷修的眼睛:“要睡觉就赶紧。”

对方的睫毛在他手心扑棱几下,使得雷狮手心和心角都有些酥痒。

安迷修刚阖眼就睡着了,双臂紧搂着雷狮的头,刚刚还在揉雷狮头发的手松开了些。雷狮沉浸在他怀里,爱人身上温柔的味道将自己包围。

被泼了一身水的湿漉漉的大地等待着翌日的清晨。在蝉鸣间还能听见一些残余的雨珠自窗檐滴下的呜咽。

雷狮小心翼翼地凑近熟睡的安迷修。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应该是个酷哥,结果面对安迷修温柔的一面就格外怂。

不过幸好平常他们多半是打情骂俏或是别的什么小孩子不能听的事情,雷狮还有些周旋的余地。

本大爷这是栽了。雷狮偷偷在安迷修锁骨处快速亲了一下。

“晚安。”雷大猫撒娇般嘀咕着,“我爱你。”

第一百次告白了。下辈子也得在一起。

还存有一丝清醒的安迷修在黑暗中偷偷勾起了嘴角。雷狮这次偷腥可是被自己抓住了。

这辈子也是,被紧紧地,抓住了啊。













那位载了安迷修他们的司机穿过孤独的寂静,驶回自己家。

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故事。

他曾爱上自己的弟弟,被父亲发现后两人被暴揍一顿,弟弟立刻被送出了国,一去就再也没回来,节假日也是家里人前去探望。

自己则在舍弃了继承国内家业的机会后四处漂泊潦倒,除了春节回去不愉快地聚一场,其余时间都花在了汽车的轰鸣和柏油路里。

他和弟弟曾租过一间屋子,不豪华却十分舒适安静。在被发现前,那就是他们周末以出去玩为理由借机相亲的地方。钥匙只有他们两人有。

他们总是约在晚上。弟弟比他守时,他每次都可以看见房间里亮着温暖的灯。

那灯已经二十年没亮过了。如今四十有余的自己也不再以泪洗面,只是他内心的小角落,还有一些期待…………

中年人沧桑的目光霎时亮了起来。

那间屋子的灯亮着。有人在等自己。

他迈开踉跄的步伐,带着苍白了几十载岁月的心,跑向那夜里唯一亮着灯的房间。


二十年前,他二十四岁,跟弟弟告过九十八次白。


————————end————————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遥远且忧伤,仿佛你死了一样,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聂鲁达

愿你的喜欢不是寂静的。

评论(4)
热度(131)

© 余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