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只言片语无法概括一个多变的人。
cp@漱玉

【雷安】巨龙

摸鱼,摸鱼好开心,但是我好菜

龙雷×勇士安

BGM:Hurts Like Hell



我曾杀死最后一条龙。



艾汀大陆的居民很少使用“奇迹”一词。毕竟,在山峦绵延不绝,河川斗折蛇行的芳土上,只有奇异才是常态。


在一片眼花缭乱里,艾汀也有属于自己的英雄——勇士。这里的勇士并不是普遍指无惧坚韧的志士,而是特指一类人:那些驯龙为业,仇龙为命的屠龙者们。不过,只有真正屠龙的才能被冠以勇士的头衔,志在屠龙却还没有达成目标的大多都是准勇士。


正与传说里某个水蓝色星球上年轻时的某种文明中的某一类被称为骑士精神的品格相仿,勇士们自小便坚信龙的罪恶,贪婪,为所欲为。我幼时盲目地向往这被众人吹捧的英雄事业,自然也为成为一名准勇士不懈奋斗,为了成年后能跪在神官面前,接下象征勇士的,由熔岩淬炼出的蓝宝石佩剑。


我曾听闻过不少先辈征服龙的伟大事迹,也目睹过无数条龙的尸体。十八岁时,在拥有更为独立的思想后,我逐渐对所谓征服产生了质疑。


那些冰冷却死不瞑目,眸光如炬的尸骸,真的曾臣服于人类吗?死亡真的意味着征服吗?


事实上,我成为准勇士时,龙族几乎已被赶尽杀绝。但,在坎纳尔半岛上仍盘踞着一条宝石龙。据说他强大高傲,肆意妄为,是史无前例的佼佼者。我一直盼着能邂逅这条龙,并非怀着屠龙邀功的目的,而是对这美丽强大的力量一种莫名的神往。


说来也可笑,上天还真为我安排了一场偶遇,长达三年的偶遇。


那年我十九岁,是新晋的准勇士。我奉命在坎纳尔半岛边界驻守,失足跌入了隐秘的陷阱,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屯满宝石的洞穴里。


我立马反应过来,在一道黑影朝我扑来前迅速拔出了佩剑。然而我的确不敌那魁梧的身躯,佩剑被扔下了陡峭的绝壁,在礁石与激流中粉碎成尘。


我就这样结识了雷狮,一条宝石雄龙,当时世上的最后一条龙。


对于雷狮的魔法我知之甚浅,只知道他能驭雷使电。他似乎也对自己的能力不太了解,只觉得会用就行。他无处不令我感到讶异,对我毫无杀心尚且不谈,那种超乎常理的随性和骄傲好像夏末的热流,裹挟着烈味的潮湿。


贪婪和宝石是龙类最具代表性的标签,雷狮也不例外。龙族似乎对这种标签毫不在意,不过坦然地享受着自己的天性,对人间的一切置若罔闻。


我们对彼此都很感兴趣,我便得以在他的洞穴住了下来。我小心翼翼地谈起人类对龙的误解与忌恨,他无所谓。人类在龙的眼中渺小若蛆,即便足以危及存亡,但龙崇尚自由,绝对的自由,为了能一辈子随心所欲,即便早死那么几百年也没什么所谓。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任由人类摆布。龙的历史长达亿万年,这种生物早在人类出现前就大势已去,缓缓退出艾汀生物圈的舞台,人类花了数亿年做斗争,才在艾汀历三千元年时才得以与其抗衡。


慢慢地我和雷狮熟识起来。他在我意外掉进他洞穴的第五天展示了他的人形。不得不说,非常俊美。他的原形是体覆银鳞的紫罗兰眸色雷电系宝石龙,而人形则肤色白皙,略比我高上一些,眼睛依旧玫紫如魅。


蹊跷,一位准勇士竟与一条龙同居了三年。然而,显而易见,单纯的兴趣没法维系一段三年的关系,至少对于人类的确如此。事情是在一个风雨晦暝的早晨脱轨的,起因是我脑中无意间的发问:龙与勇士可以相爱吗?


享乐主义的他绝对不会放过一点刺激。我也不反感和他亲密接触,自然没有拒绝。我和雷狮接过吻,做过爱,但这依旧没有解答我的问题。总有什么还在困扰着我,我与他似乎总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使我的灵魂始终只能仰视他的,显得分外微不足道。


骑龙。我猜我是第一个得以跨上龙的脊背的生物。


我抚摸雷狮龙形狭长的头颅,他脖颈使了些力,有一下没一下地顶着我。他火热的吐息喷在我颈间,锋利冷冽的紫眸一如既往地亮得惊人。我想人类是不会拥有那般炯然的目光的,只有与星为伴,真正的艾汀大陆居民,而非试图征服大陆的生物,才会被那样纯粹的美眷顾。


骑龙是雷狮的主意。对他来说这只是因为我不会飞,他又想带我转转,更何况兽类对“骑”的概念本就不像人类那样复杂。多年以来从未有勇士骑过龙,不过是因为他们的目的在于征服。龙可又曾被征服过?不论答案是肯定或否,龙都是憎恶被征服的。且我并不打算征服雷狮。


准确来说,我们彼此征服。


坎纳尔半岛的峭壁林立,时而戈壁茫茫时而花繁雨霏。我紧紧抓着他颈后的绒毛,双腿紧夹住龙的腰腹,逆着沁骨的凉风,头发不断扫到脸颊上。他结实的龙翼在沙地上映下宽大的影子,在那巨大黑影之上,还有一个小小的,准勇士的影子。


降落之后他没有变成人形。我将头靠在他宽阔的胸颈之间,他用龙翼将我整个人罩进他怀里。巨龙缓慢而平稳的呼吸紧贴着我,只要这时候我拔出匕首,我就可以成为万众瞩目,征服强龙的勇士了。可我绝不会这么做。


我紧靠着的胸腔振动起来。龙低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这是人类所说的爱吗,安迷修?”


龙与勇士可以相爱吗?当我爱上雷狮时,我就不再是所谓憎龙的“勇士”了,可雷狮不论爱我与否,他永远是龙。


人的身份可以轻易转换,人性更是变化无常。但龙永远是高傲的,无畏的,潇洒地掠过艾汀大陆云翳尽匿的蓝天。龙永远是不可征服的,死亡是生命的终结,却是力量的不朽,“勇士”只不过是人类几亿年来一个自以为是的荒谬的笑话。


这也要补充一点,我并不敌视我的同胞。我所敌视的是戴着宣扬勇士精神的面具,在背后坐收渔翁之利的人们。


对,我憎恨他们。


我奇异失踪了三年,人们以为我死了。而在这三年里屠龙技术也有了出乎意料的发展。总之,我和雷狮被包围了,外头发现了我的时候我正被雷狮粗暴地按在地上。


雷狮在制造一种假象,一种他单方面要杀我的假象,让我们缱绻的过往灰飞烟灭,换取我在人类世界的清白。


他们空投给我一把屠龙剑。周边莹蓝的大火不断蔓延过来。别人听不见我们的对话,我声嘶力竭地喊着,说要与他同归于尽。他只是摇摇头,认真地说,杀了我吧,回到你的世界去。


接着他变成了人形。我亲吻过无数次的英俊的面庞,依旧挂着不羁的笑容。他仗着力量上的优势,握着我的手,将剑锋刺入左胸。他就着插在胸中的剑,一步步向我走来,我眼睁睁地看着剑尖没入他的身体,穿过脊背,鲜血迸溅,将剑身染成一片殷红。



屠龙剑在穿过龙心脏的时候会发出耀眼的白光。外面的人看见着白光,高呼起来。他们说我是英雄,从此跻身于无数征服龙的勇士之列。他们欢呼,但他们不知道亲手杀死自己的爱人的感觉有多痛。


雷狮抱住了我。


他说,我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勇士。


随着生命的枯竭,他的魔法也衰退下去,无法再维持人形,巨龙的身躯趴伏在我眼前,胸上插着那把镶着蓝宝石的剑。


莹蓝的火舌吞没了他,我被带了出去。一路我都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我杀死了最后一条龙,彻底终结了“勇士”的使命。


多年之后,我生命垂危,变成了双手枯槁的老人。所谓“最后的勇士”的荣誉一直阴魂不散地附在我身上,折磨着我。我在老眼昏花时,还会望向如今城镇嘈杂的坎纳尔半岛,那些被夷为平地的峭壁。


我想起我二十岁时,在一条宝石龙的山洞里自我提问:龙与勇士可以相爱吗?


三年对一头龙算什么呢?人类的生命按天算,龙的寿命按百年算。我在他心里真的占有与他在我心里同等的地位吗?我想答案是肯定的。我是第一位勇士。我的武器不是屠龙剑,而是爱情;我征服的不是龙,而是雷狮。


艾汀大陆是存在转世的,所有生命都可以进入轮回,但我和雷狮不会再相见了。


没有另一种生物能够承受龙强大而不受缰缚的灵魂,曾叱咤云天的龙彻底在艾汀大陆上销匿了踪影。





End.




评论(6)
热度(31)

© 余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