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只言片语无法概括一个多变的人。
cp@漱玉

【雷安(微瑞金)】只是单纯地谈谈好吗

高中校园pa万岁
我流短小段子体
非慢热
试图写个甜饼 很显然我失败了
菜狗文笔剧情欧欧西注意
微瑞金

1.

凹凸一高四楼的走廊在喧哗的课间与其他班显得格外不同。充斥着各种语气词和压抑的笑声。

今天雷狮又壁咚安迷修了吗?

如你所见,雷狮单手撑在墙上,伸出一条腿抵在安迷修左侧。安迷修也毫无羞耻之心,抱臂凝视着他。

“我给你三秒钟,”

“要是你还不告诉我东西放哪了……”

“不告诉你会怎样?”安迷修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雷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举起了拳头,向安迷修挥去。

围观的金捂住了眼睛。几秒后,他透过指缝,却没有看到臆想之中的惨状。


雷狮一拳捶在安迷修另一侧,把人完全禁锢在自己与墙壁之间。

他躬了躬抵在左边的那条腿,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一,”

安迷修又翻了个白眼。

“二,”

你在玩一二三木头人吗?怕不是还是个三岁宝宝。安迷修嘁了一声。

“哇哦……”一声轻呼打断了雷宝宝的数数游戏,雷狮和安迷修同时猛地转头。雷狮一脸不耐烦地冒着黑线,安迷修则是如往常般一脸无奈的尴尬。

“没什么,你们继续。”凯莉轻轻拍了拍嘴巴,迅速开溜,顺便拉走了一脸懵逼的金。

“我们只是单纯地谈谈好吗!”





2.

雷狮和安迷修初中就认识了。

他们的第一眼如同燃烧着火热的七月中旬,催生一树热烈的翡绿,似乎有什么要勃发而出。

如果说眼神之间真的可以产生电流,那也许两人早在那时候就被电死了。


安迷修死死的抓住雷狮的手腕,恶狠狠地瞪着他。对方也极其不友好地回瞪。

站在他们身旁的女生惊呼一声匆忙逃走。

几秒前,安迷修目睹了雷狮向一个女生举起拳头的全过程。

人性的扭曲。

安迷修完全可以用眼神杀死雷狮。

雷狮轻蔑地俯视着他,紫眸中尽是怒火。

“真是无法忍受你这种不尊重女生的人。”安迷修咬牙切齿的地说。

“尊重,哼。”雷狮甩开安迷修。

这场架发生地很自然,也自然地招来了恰巧路过的年级主任。

安迷修觉得自己一个初二生跟初一的雷狮课间被罚站真是太羞耻了。课间大家都在动,他们两个就显得格外突兀。

丹主任也是醉了。安迷修调整了一下姿势。

雷狮抱臂倚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双腿交叉,慵懒得不像个犯事的人。更可恨的是还有很多小姐姐眼冒桃心看着雷狮。

那时安迷修还年轻,不知道其中的一些妹子可能不止是在看他们其中的一个。

道德的沦丧。

“你为什么要打她?”安迷修觉得站着有些尴尬,试探性地问道。

“啧,现在知道搞搞清楚情况了?”雷狮嗤笑一声,“那个小鬼是小学部毕业班的,升学模拟的时候把我弟的答题卡给擦了。”

安迷修一时缄默。

“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安迷修语气缓和了一些,不知为什么,他对雷狮的印象不算太坏。

雷狮似乎对这个话题很不耐烦:“三天两头威胁我弟要把我叫去,大老远来初中部闲逛。”

雷狮一顿,猛地转头看向安迷修,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大新闻:“你说她是不是喜欢我弟?”

安迷修:………你是在炫耀你有追求者吗?



一切发生地很自然,不论是之前的冲突,还是现在的和解。

就像硬木间摩擦出火花那样自然。

以后还会有越来越多自然的冲突与和解,星星火光也会在摩擦中越烧越旺。








3.

“Love me like you do, love me like you do."

埃利·古尔丁的《Love me like you do》

浪漫的旋律盘旋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温柔地敲打着少年的听觉神经。

高三的安迷修敲了敲高二四班的门。

他走到窗边仔细地摸了摸。

“窗台下次擦干净一点。”安迷修走到雷狮位置旁边,环视一周,在教室卫生一栏打了个勾。

雷狮无聊地转了转耳机线,却没有把它插到手机上。

“I got that James dean, daydream, look in my eyes."

“Best of 2015?”安迷修看向雷狮。

“哟,没想到你还挺熟悉。”雷狮翘了翘椅子。

“无聊。”安迷修转身准备继续值日,却被雷狮拽着衣服下摆拉了回来。

雷狮再一用力,安迷修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在他腿上。

“傻子,我跟你谈谈。”

安迷修觉得,他和雷狮的绯闻其实来得很莫名其妙,他们之间各种直男聊天姿势却被当成了风靡全校的佳话。

雷狮也很莫名其妙,有时候他叫自己安迷修,有时候他叫自己傻子,有时候也会上升成傻逼。

安迷修微微转头,彼此之间温热的呼吸都可以感觉到。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他扯下雷狮想要圈住自己的手。

开门声打断了雷狮,回来拿作业的格瑞愣了两秒,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迅速抓起作业,顺便带上了门。





4.

雷狮一个习惯。

他会叫使自己紧张的人傻子。




5.

艺术节乘着初夏的风而来。

雷狮所在的街舞社要和安迷修所在的音乐社合作,有社员说《Rumors》不错,大家也纷纷表示很懂。

向来对选曲没有讲究的雷狮突然开口,所有人都看向他。

“《Best of 2015》,新鲜一点。”

大家在看到突然转过头的安迷修的时候,默契地全票通过了雷狮的提议。

聚光灯肆意发烫,随着节奏跳跃。

“Love me like you do, love me like you do.”

雷狮和安迷修不出意外地收到了很多尖叫。

然而安迷修已经不像初中的时候那么年轻了,他知道那些欢呼有为了雷狮的,也有为了安迷修的。

还有为了雷狮和安迷修的。


《Love me like you do》和《Style》的片段是雷狮和安迷修的合唱,雷狮在完成一个有力而潇洒的动作后,大步走向安迷修。

安迷修只当是台上普通互动,也朝雷狮走去,不料被对方抓住了手腕。

“Touch me like you do, touch me like you do.”

雷狮扔掉手中的麦克风,握着安迷修的手腕把他拉近自己,额头都与安迷修相贴,以这个极为亲昵的姿势和安迷修共用一个麦。

全场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猪叫。


结束了自己的部分,雷狮和安迷修退到舞台后方。

“What do you mean, what do you mean.” 那个叫嘉德罗斯的跳级生虽然很拽,不过歌的确唱得不错。

安迷修复杂地看向雷狮,对方回敬他的一个wink又使全场沸腾了起来。


街舞和音乐社社长突然觉得雷狮提的混录版歌曲实在是不能更合适。




6.

雷狮还有个习惯。

他只对自己喜欢的人紧张。




7.

高三的安迷修意料之中地被保送到了凹凸大学。

“哟,恭喜。”

走廊上只有他们两个,自走廊尽头窗户吹进地穿堂风带着盛夏的深情涌向另一尽头的窗户。

安迷修没有直面回答:“我等你。”

气氛顿时变得很暧昧,雷狮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看着安迷修。安迷修走了几步发现雷狮没跟上,疑惑地转过头。

又一股风快活地跑进来,与雷狮擦肩而过。透过流转的光影,安迷修看见那对紫色的眼眸中似乎闪烁着星辰。

“安迷修,我们必须要谈谈。”雷狮走近他,抓住他的双臂把他压在一旁的墙上。

安迷修从不觉得这个姿势有压迫感。

因为他根本不怕雷狮。

“我跟恶党没什么好谈的。”安迷修凑近雷狮,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他清楚地看见雷狮脸红了,不过他没有嘲笑雷狮。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脸也一样红。

要说是那种小鹿乱撞的怕的话,只能说是彼此彼此。





“不过,如果要谈的内容是恋爱的话,可以勉强破例。”安迷修弯起眼角。




别人都以为雷狮是那种霸道总裁,也许这种形容也没错。可是他毕竟还是会紧张,比如此时此刻,害羞得笑到停不下来。

青涩的氛围没有持续多久,唇齿分离的时候两人都轻轻喘着气。

“看不出来,很行嘛安迷修。”雷狮勾起嘴角。

“哦?”安迷修再度含住雷狮的下唇。


大家形容雷狮和安迷修为势均力敌,这个词对于他们来说也许不只是指学术性的能力。





8.

雷狮和安迷修在一起了。

没有人感到惊讶。

金抱着一大摞练习册,格瑞路过的时候帮忙扶了一把。

金疑惑地抬头看着他的发小:“我不明白,他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格瑞:……你要有这么聪明就怪了。

凯莉一边看雷安艺术节的表演录像一边偷笑:“你们俩也差不多嘛。”

金:“?”

凯莉:。

格瑞:看吧。





9.

雷狮抱着高二四班的作业走在五楼的走廊上。

路过高三五班的时候,他凑到站在门口看着他的安迷修身边,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安迷修的脸。

“你属狗吗?”安迷修踹了他一脚。

从此五楼的走廊也不淡定了。





10.

雷狮的习惯大家都知道是什么。

那安迷修的呢?




11.

安迷修虽然是保送了,却为了能在更好的环境里出萃拔类更加努力,并成功地发烧了。

雷狮敲了敲高三五班的门,教室里只有安迷修一个人趴在桌子上,估计其他人都已经下去吃饭了。

“起来吃饭。”雷狮的声音比平时温柔一些。

安迷修突然想撩他一下。

他有气无力地坐起来,又一头扎到雷狮的肚子上:“不想动。”

安迷修的声音很好听,此时带着几分沙哑。

雷狮沉默了。安迷修见他没反应,偷偷抬眼看他,结果一下被对方抱了起来。

他突然精神了:“淦!放我下来!”

安迷修被雷狮一路搀扶到座位上,安迷修一坐下又趴在桌子上。雷狮则转身去打饭。

“安哥你没事吧?”金歪着头看着安迷修。

“没事,谢谢关心。”安迷修把头垫在手臂上,抬脸对金温柔地笑笑。

金回复他一个稚嫩灿烂的咧嘴。少年明艳的发色在正午的阳光下更显得耀眼:“安哥你好温柔呀。”

格瑞瞟了金一眼,又迅速移开了视线。

雷狮一手托着盘子大步走回来,餐盘上多放了一个碗,凯莉估摸着是给安迷修的。

姑娘们看好了,这年头的酷哥儿都喜欢天使般的男孩子。

雷狮揉了一把安迷修的头发:“快点,吃一点也是吃。”

他摸完头没有把手快速收回,于是安迷修很自然地调整了一下趴姿,伸出手和他十指相扣。

安迷修借着这个姿势把头枕在雷狮手臂上,侧脸对着雷狮看着他:“我真的不想吃。”

紫堂幻觉得眼睛上出现了一道裂痕。这俩人怎么突然这么狗粮。

不,他们一直很狗粮。凯莉用眼神回答了他。

“求我啊。”雷狮夹起一棵青菜。

安迷修顿了顿,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生病的人眼睛微眯,唇角的弧度恰到好处,要不是他现在比较虚,这倒是很像一个勾引的笑容。

“雷总。”安迷修扣紧了雷狮的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连格瑞都被牛奶呛到了一下。

雷狮看着安迷修笑了笑,把青菜塞进他嘴里。

每一个恋爱的人都必须知道,发烧真的不算一件坏事。




12.

又一个夏天叫嚣着,张牙舞爪地跑向大地。

麻雀叽叽喳喳地叫了两声,想想还是在蝉鸣面前收敛了一些。

升入凹凸大学的雷狮不仅自己不住宿舍,还想顺便把安迷修拖出去。

他们两个就这样你劝我推了半天,最终安迷修还是决定和雷狮搬出去。

格瑞搞不懂他们除了秀恩爱还有什么目的。




13.

雷狮和安迷修拖着行李,不知道是为了打发时间还是怎样,两人决定爬楼梯。

雷狮在学校旁边租的公寓环境很不错,透过窗户,细碎的光点斑驳地洒进楼梯间。

雷狮接了个电话,安迷修想帮他拿行李,雷狮却没让他拿。

挂了电话后,雷狮一脸猥琐地抬头:“省点体力,我图谋不轨的。”

安迷修噗地一声笑出来:“嘁。”

看上去好像很潇洒,其实耳尖很红。






14.

雷狮又一如既往地壁咚了安迷修,安迷修一如既往地翻了个白眼,他们一如既往地开始以这个无比直男的姿势交流。

与以前不同的是,他们是握着手咚的。

和他们同一堂主修下课的同学愣了两秒,脸上的表情扭成了一个滑稽:“你们在干什么呢?”

“只是单纯地谈谈罢了。”安迷修握紧了雷狮的手,笑得格外明媚。

“谈的内容叫恋爱。”雷狮补充道。他回敬安迷修以相同的力道,并挑了挑眉。








————————end—————————


评论(12)
热度(158)

© 余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