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只言片语无法概括一个多变的人。
cp@漱玉

他是俯瞰霜海的翠松

念念就应该闭嘴不要随便开口说话

一段即兴rap罢了——

关于安迷修

安迷修,关于他的温柔,他的坚贞,他的骄傲。

一个纤尘不染的人难以稳定在生死大赛前列,难以会对危险和变动有如此敏锐的嗅觉。再者,如果一个人只凭着与生俱来,纯粹天赋的善心去信仰惩奸扶正的骑士道,那么他必定会因为巨大的坎坷而退缩,无法让道义成为坚实的甲胄。

那么安迷修一定是一个有经历的人。他见过杀人,我想几乎毋庸置疑,也杀过人。可是血和尖叫往往会使人变得冷漠,而对弱小或有求于他的人温柔直至有求必应的安迷修又怀着怎样的心理呢?也许他历经世间的秽浊,因而怜悯同情想要改变现状,不过我个人更偏向这是他在阅遍铅华后总结出的最有利于所有人的生存方式

关于善人的比喻,我认为有两种。一种是白雪,一种是光源。白雪要洗净污浊,但它本身是纯洁无瑕的,且极其容易被玷污。安迷修于我便是光源。他不是纯白的,他身上有世界阴暗面的烙印。可即便如此,他的意志仍坚持着真理。

擅自篡改一下卡夫卡的名言:他将剑锋插入谎言,暴力,虚无等的淤泥烂浆,直击坚实的地心。他可以被灰尘覆盖,但不论如何,他永远发着光,他照亮黑暗,更永远不会自我泯灭。我也认为他是有光芒的神树,迷途者在寻求他的庇护时,也同样瞻仰他的光芒。

插一句题外话,其实我并不肯定“人之初性本善”的说法。人之初不过是野兽,野兽的法则便是弱肉强食,生存为先。而安迷修的生存站在了比常人更高的角度,他在混沌中不仅是寻找自己的出路,更是寻找一种能把混乱理清,有利于大多数人的生存模式——正义。于是骑士道便是他呼吁正义的途径。

安迷修也是一个灵活的人。他不会固执于一贯的信念,他的确守序,但这个“序”是会随着形式变化的。可安迷修坚贞,不论他追随哪一种生存方式,正义的原则都不会变。(这样看来他和雷狮就很像了,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但雷狮不择手段的前提是自由,安迷修的前提是正义)

安迷修难免是骄傲的。善与义对他来讲可以说是某种责任。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高人一等,但是他所持的道让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像“救世主”一样去帮助别人(哪怕他自己未必有意识地去给自己表明这层身份)而不是像芸芸众生般追求当下。他是站在更高的阶梯上看待“利益”的,只有更加正义的规则,才能让人们进入一个有序的良性循环。

之前听说安迷修的骑士道是师傅传授的。但一个聪明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会不断审视,剖析自己曾认为千真万确的信条。他把骑士道保留下来,肯定是因为这个东西好,是他的主张的一种合理有效且善良友好的表达方式。

我想人总会有自己的私欲,安迷修也难免的。这种细节我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是他小时候惨遭暴行后对世界和平美好的期冀(并直接铸就了他现在的模样),或许是让他快乐安心的师父,又或许是雷王星那个驾着自由的巨轮碾碎王冠的三皇子。

不论如何,他是善的,是坚定的,他是骑士安迷修,策马奔向我可望而不可即的远方。

评论
热度(18)

© 余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