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只言片语无法概括一个多变的人。
cp@漱玉

【雷安】爱恨不识

我的神仙宝贝玉玉了解一下!?我亲!

漱玉:

-雷狮单方面性转,是雷♀安,有不明显的ABO设定
-这篇真的很垃圾,太辣眼睛了写着写着就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了,日哦感觉写到后面直接ooc到宇宙边缘了,我怎么这么菜qaq
-给cp @余念 的第二篇生贺!我太差劲了这一篇2000+的破文拖了将近一周15551



  他们都说雷狮过于张狂肆意,那锋锐的模样如同出鞘泛光的利刃极易刺伤别人,而雷狮自己也不否认。她生来家世容貌高人一等,踩着散漫的步伐声音慵懒然而那股子金玉气质却遮不住,紫晶眼眸含着三分戏谑五分轻蔑,剩下两分皆为藏着的醒世凉薄。
  

  她不守规则秩序,行事恣意妄为又随心所欲,总不免被人暗地里谤诮乖戾。而听闻这些流传的话题中心本人却毫不在乎地笑了笑,纤长指尖夹住细细的一根女士香烟,薄薄的烟雾氤氲缭绕模糊了那张被男人们称作妖精的精致面容。两条白皙长腿交叠而坐,细跟凉鞋裸露出修剪好的圆润脚趾。
  

  这一秒她悠悠然地晃着线条优美流畅的小腿,指不准下一秒凉鞋向后随性一扔那脚便有力踹上人的胸口,力道之大给人整得一种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似的错觉。可是事实上没有,她深谙如何叫人痛苦不堪却又无话可诉的法子,端着冶丽的脸蛋紫芒闪烁的眼底透着笑意。那副样子显得仿佛刚刚那凶狠一击不过是个小小的玩笑,一个不成熟的笨小伙想要取悦姑娘却错误地让姑娘恼恨他给他一下才展露笑颜。
  

  也有人因她那容貌而生出灵感,作了一首小诗将人夸得是一通天花乱坠,称她的容貌像天上的太阳一般耀眼,这诗倒流传得为人所知。但他们却未曾想到这太阳是冰冷的。雷狮听后不由嗤笑,无非是见色起意,嘴里冠冕堂皇还不知心里怎么想的。
  

  但她细细一想似乎自己同他们也差不了多少。都说容颜是一个人最为锐利的刀锋剑刃,是蜜糖亦是砒霜,即便是圣人也在顷刻间被摧毁所有的冷静与理性。
  

  雷狮从前不觉什么,直到见到安迷修的那一刻。虽然感觉有些矫情,但事实如此。
  

  那日她同平素一样慵懒地倚着教室里被刷得雪白一片的墙壁,支着脸颊右手把玩着脸侧垂落的海藻似的发丝。老师不会管她也管不了她,于是她可以恣意地做自己想做的。
  

  她百无聊赖地向窗下看去。他们这一楼旁边生着一片不知名的花树,雪白柔软的花缀在一波一波涌动的碧绿叶浪里,被风吹拂过时花瓣连同娇嫩的浅黄花蕊都微微颤动,煞是好看。但雷狮可没这个抒情的心,百无聊赖地盯着窗下看,却被一个人吸引住了视线。雷狮盯着那人的线条漂亮的侧脸,手指曲起在书桌上敲出清脆的声响。
  

  她看到有几朵花簌簌地被风吹落于他的发间,但是由于同旁边的人说着话他并没有注意到。兴许是目光的温度过于灼人,那人偏头对上了她的眼神。他对她笑了一下,柔和的眉目被枝叶缝隙间落下的阳光揉进暖意,而后渐渐走出了她的视线。
  

  这人可真他妈的好看。雷狮在意识回笼前这么想到。那人全身上上下下的每一丝线条,分分明明都是她最喜欢的样子。
  

  到之后雷狮一经打听才晓得那人叫安迷修,是高她一级的学长兼学生会的会长。
  

  不知道谁说过好看的皮囊千千万万,有趣的灵魂却少得可怜。雷狮眼里的世界便是如此。至此之前从未有过这样一种极度兴奋的想要立刻彻底得到或彻底毁灭某种东西的感觉,她极其想看看安迷修除了温柔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模样。她想要安迷修的全部。于是雷厉风行地便开始了追人。
  

  以前雷狮从来不会关注什么花草,她对于这种东西向来兴趣全无,可谁让安迷修喜欢园艺,雷狮觉得这大概和他的信息素有关。在她追人的时候是每天一束花丝毫不重样的送给对方,粉色的郁金香火红的小苍兰白色的玛格丽特,浪漫又富有情调。一来二去任是谁都知晓了那个喜怒无常不好惹的雷狮有了想追求的人。
  

  几乎雷狮做什么都可以说是无往不利,学习也好打架也好,就连追人也是如此。她认真起来的样子从没有人能够拒绝她,就连安迷修也不能。
  

  确立关系后她就愈发显露本性,霸道张扬的性子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雷狮热衷于一切能给安迷修打上标记的行为,接吻时将嘴唇上色泽鲜艳的口红尽数蹭到他的唇角也好,在他指节上咬下彰显从属的痕圌迹也好,都不过是独圌占欲作祟。
  

  她的小男友兼有吟游诗人的浪漫气息与殉道者的高洁凛然,在她耳边低声吟诵着诗歌时的缱绻眉眼却又分明不似他们那样含着丝丝忧郁。每每雷狮压在他身上厮磨暧昧的话语,他都会红透了整个耳尖,而后潮红的色彩漫上双颊。这时雷狮总觉着安迷修是在诱惑她,像是伊甸果树上的蛇蛊惑着夏娃。
  

  与此同时安迷修对一些雷狮觉得无谓的事情格外认真又执着,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固执,一旦坚定了某件事就绝不会受外物所动。他这人本身就是个严谨专注的性子,端的是雷狮所不屑的天生与她反着来的模样。
  

  但雷狮却又该死的爱他这一点。她爱死了安迷修那一身的骄矜风骨,那节线条错落起伏却从不夭折的傲然脊柱。那些曾让她觉得古板顽固的蓦地在眼里全然鲜活起来。
  

  只有安迷修是不一样的。这个认知强烈地击中她,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在向她传递着这个信息。每每她兴奋得无意识地浑身颤动。
  

  有时雷狮也想不清自己对安迷修到底是个怎样的感情,那实在是太过矛盾和极端了。她向往自由而无拘束的风的样子,骨子里也是端的叛逆乖张,可谁知想象中的生命里的惊心动魄还未开始,就先遇见了安迷修。于是本应毫无顾忌的飓风吹过那碧绿湖泊时却收起了自己狂猎的锋锐爪牙,最终只是荡开一湖粼粼的水波。
  

  安迷修让她既想要拉着他一同在宇宙的边缘毁灭陨落,又想要把他捧在手心细致而珍重地亲吻。
  

  雷狮的心中无数次生出那种危险的想法,却又总在看进安迷修眼里的那一刻心底发颤,那些念头不自觉地消失殆尽。
  

  都说先动了心的人会输,于是她一败涂地。但雷狮又岂是那种甘心的性子,安迷修既招惹了她就要付出些等价的东西。
  

  所以作为代价——
  

  雷狮枕在她小男友的腿上,呼吸间缭绕着对方身上清淡又略带甜意的花木香气,懒洋洋地眯起那双流光溢彩的紫晶眼眸,遮去眼底无人可察的那点隐秘情绪。
  

  安迷修这辈子都别想摆脱她了。

       Fin.

评论
热度(98)

© 余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