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只言片语无法概括一个多变的人。
cp@漱玉

【凹凸大学】我以为大学是学习的地方

cp:雷安 瑞金 微嘉金 银帕 卡埃 

搞笑向 抱歉梗少 比较无趣 注意避雷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又是一个明媚的上午,凯莉嘴里叼着棒棒糖,享受着美好的课间。

突然从远处走来一个杀马特,凯莉眯起眼睛,只见那个杀马特一头棕发,还一脸娇羞。

安迷修。

“那个……凯莉啊。”

“……干什么。”

“那个……我……”安迷修脸上的红晕又浓了一层。

卧槽,这家伙别是来找我表白的吧,我还没活够,还不想这么被雷狮打死了。

凯莉默默咬紧了棒棒糖。

“那个什么……你知道……”安迷修压低了声音,“你知道哪里有卖套的吗?”

凯莉嘴里的棒棒糖掉在了地上。

“什么?袜套?书包套?眼睛套?”

“不是,就是干那个用的那个。”安迷修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大闺女的样子。

我里个乖乖,雷狮真厉害。

“咳。”凯莉整理了下表情,“出校门左转……”

“噢,啊,好,谢谢。”安迷修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凯莉看着安迷修落荒而逃的背影,深呼吸。

“喂,恶党,东西我买来了。”

雷狮蹭地从床上跳起来,眼神放光。

“干嘛把灯关了,快开开,我怕踩到银爵。”安迷修在一片黑暗的宿舍里摸索着。突然两个灯泡亮了起来,在漆黑中昭示着它们的存在,顺便闪瞎了安迷修。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在地上。”

“别瞎吵吵,把东西拿来。”雷狮难以掩饰语气中的期待。

“……到底是哪位小姐要被你祸害了,我要去声张正义!”

雷狮把包装拆开,朝安迷修勾了勾手指:“安迷修,过来。”

银爵默默地把灯又关了,并且把眼睛闭上。

准备睡觉的格瑞早就带好了耳机。

“干……干什么。”安迷修觉得情况有些不对。

“快给你雷爸爸吹一个。”

“?????”银爵咬紧了嘴唇。妈的,这俩基佬是要在我眼前开干吗?

安迷修闭紧了眼睛:“不要,绝对不要。”

雷狮不耐烦地催促着:“快点别磨蹭,小马宝莉上新了,我有会员。”

安迷修立刻睁开了眼睛。他紧咬嘴唇,跪在雷狮面前。

没关系,都是兄弟,交流交流感情。

雷狮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干嘛,给你雷爸爸下跪啊?”

安迷修并没有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对,手颤抖地伸向雷狮的裤子。

那晚,整栋宿舍都听到了雷狮凄厉的声音。

“有基佬开我裤链啊啊啊啊啊!”

十几分钟后,格瑞再也忍不住了,他摘下耳塞,愤然起身,怒吼道:“要干快点完事,别磨磨唧唧的……”

他突然停住了。他看见雷狮站在地上,旋转,跳跃,手中是一个气球一样的东西。

这又是什么牛逼玩意。

雷狮使劲砸着他差遣安迷修买来的东西,装了水的气球在黑暗的宿舍中发光,照亮雷狮的脸颊。

格瑞看到雷狮快乐地摔着水气球,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他默默躺下,带上了耳机。

而安迷修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小马宝莉。

第二天早上,凯莉口中默念着二十四字真言,看向了精神奕奕大口吃着早饭的雷狮。一旁的安迷修皮肤水润面露红光。

天呐。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安迷修,昨晚怎么样?”

“啊?噢……很开心啊……”安迷修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怎么个开心法。”这不符合安迷修的人设啊。

“安迷修太牛逼了,都没漏水。”雷狮突然开口。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知道了,打扰了。”

金看着凯莉跌跌撞撞地走回安莉洁身边,扯了扯格瑞的衣服:“格瑞,你们宿舍昨天怎么了?我听到雷狮嚎的特别大声。”

“格瑞!听说我们学校有鬼哎!”

“……哪里?”

“好像是在宿舍的……好像是2多少来着?天啊!不会是我们宿舍吧!”金开始颤抖。

格瑞叹了口气,摸了摸金的头。金一头扎进格瑞怀里:“格瑞!你要保护我!”

有鬼?又是什么牛逼轰轰的说法。

银爵陷入了沉思,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娇小的身影。

帕洛斯揉了揉额头:“我去,老师我举报他带(mei)球撞人,好疼啊。”

银爵沉默了。

帕洛斯今天披着头发。

真他妈好看。

“安迷修为什么这么喜欢小马宝莉啊?”埃米塞了一嘴的蛋糕。

“因为他是没马的骑士。”艾比翻了个白眼。

“不,他真的不是因为喜欢动画片吗?”埃米又塞了一口蛋糕。

“试一下就知道了嘛。”路过的卡米尔插嘴道。顺便弯下腰,埃米默契地勺了一口蛋糕塞到他嘴里。

艾比愣住了。

凹凸大学的美食节到了,全校都热火朝天地准备着。

“金!这边有吃的!”紫堂幻冲金挥了挥手,金松开抓着格瑞的手,飞速跑向了紫堂幻。

那动作是多么的毫不犹豫。

格瑞绝望地叹了口气,赶忙跟上金。

“哟,这么多好吃的,金又要败家了吧。”凯莉抱了满怀的棒棒糖。

“没关系,我养得起。”

切,搞得好像你当着他的面会这么说一样。

“啊?养什么?我养得起格瑞啊!”

“哦?”凯莉挑了挑眉。

“真的!不信我带你们去!”金拉着格瑞的衣服朝一个方向跑去。

紫堂幻:我总感觉会有了不得的事情发生。

雷狮和安迷修拉拉扯扯地下了楼,看到几个人急哄哄地往回走,上前去凑热闹:“诶,你们要去哪啊?”

“看金见证他养得起格瑞。”凯莉无奈地摊了摊手。

“就是这里了!”金弯下腰。这是一个阳光很不错的地方,诸位大佬正懵着,金拿出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你看,我真的养的了格瑞,它长得多好!”

一盆白色的芦荟在阳光下昭示着它健康的身姿。

四下寂静了两秒。

接着雷狮爆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你用什么东西浇的格瑞啊,这怎么是白的。”紫堂幻震惊得有些磕巴。

“当然是牛奶啊!你看格瑞多喜欢牛奶,长得真好!”金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爆发出了更像杠铃的笑声,并瘫倒在安迷修身上。

安迷修嫌弃地推开他:“瞧你那死样。”

“哈哈哈哈哈哈你用的什么牛逼牛奶啊哈哈哈哈哈哈你看这叶子都是白的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哦!刚开始还是绿色的呢……不过这样很好啊!更像格瑞啦!你说是不是啊格瑞!”金晃了晃格瑞的手臂。

凯莉一直没有吭声,她已经笑到失声了,下一步估计就是像雷狮一样,脱水的鱼一般在地上抽搐了。

紫堂幻:你看我就说会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金突然安静了。所有人都看着他。他坚定地走上前,在众人的注视下把那白嫩嫩的芦荟拔了出来。

“哎哎哎干什么!你怎么把格瑞拔了?”凯莉捂着肚子阻止。

“没什么。”金做抬头望天状,用行动告诉众人他是个有故事的孩子。“你们不要管我,待会儿见。”然后拂袖而去,不带走一个格瑞,却带走了整个芦荟。

“我的天!卡米尔你看!那块蛋糕好大!”埃米兴奋地指向大一某个班的摊子。

“可是好多人啊……肯定抢不到……”

“没事,你看我的。大哥!我们的口号是——”

一阵黑影闪过,蛋糕便出现在卡米尔手中。卡米尔宠溺地把蛋糕递给埃米。

据说那个班准备杀的鸡中,最柔弱的那一只身上出现了一个鞋印,中间还有个幼稚的星星形状。

银爵好像恋爱了。

今天的帕洛斯依旧披着头发。

银爵紧紧地盯着帕洛斯,看着他像喂狗一样把枸杞塞进佩利嘴里。

银爵高冷霸气走上前,帕洛斯疑惑地抬起头:“银爵?你也要枸杞汤吗?”

“不对,我要枸杞。”银爵板着脸,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帕洛斯。

帕洛斯被他盯得发毛:“枸杞汤没错吧?”

“不对,对,我要枸杞。”

“枸杞……?”帕洛斯试探性地拈了一粒枸杞,递给银爵。

在场的所有人看见银爵扬起了一个尽含春色的笑容。银爵紧紧地握着那粒枸杞,仿佛是手心的一粒朱砂痣。

夭寿啦。

“埃米,我现在就来给你验证大嫂是喜欢马还是喜欢动画片。”

埃米看着卡米尔走到安迷修跟前:“嫂子,我认识一个叫佩奇的,想介绍给你。”

“什么?佩利?我想养马。”

“不,是佩奇,一个非常可爱粉嫩的小姐,我看她挺适合你,就介绍给你。”

“佩奇……可爱粉嫩……那不是跟小马宝莉里萍琪很像吗?来来来,在下正想结识。”

“好,我给你看些她的视频。”

一旁的雷狮强忍笑意,在安迷修点开视频的那一刻爆发出了猪一般的笑声。

格瑞皱了皱眉头,捂住耳朵:“雷狮,你笑的好难听。”

安迷修先是愣了一秒,似乎是要抬头质疑,却不知为什么眼睛没有离开屏幕,紧紧地盯着那位“佩奇小姐”。

紫堂幻来时听到安迷修手里的手机蹦出四声响亮的猪叫,吓得坐到了地上。

“看吧,埃米,你是对的。”卡米尔摸了摸埃米的头。

安迷修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雷狮就在一旁抽搐着。突然,安迷修发出几声像马叫一样的笑声,雷狮顿时吓得停止了狂笑。

“吁吁,呼呼,呵……”

“安迷修,你笑的好难听。”

“咯咯咯咯咯咯……”

正当雷狮准备开始笑,安迷修开口:“雷狮,佩奇小姐姐的叫声好像你。”

众人又逛了一会儿,来到了金他们班的摊子。

金在做菜。

紫堂幻:我第六感很准的。

“金,那个白白的是什么。”凯莉强行憋住笑容。

“噢,是格瑞啊。”

金的同学在一刹那嗖地转过头来。

“ 格瑞!来格瑞,你吃一口格瑞吧,牛奶味的……”

雷狮发出了像佩奇一样的笑声。

格瑞:我轻轻地尝一口你说的爱我。

“格瑞!你看,这条新闻说现在特别火的那个《小猪佩奇》不好,很多小孩子看了,就在学校模仿。虽然有模仿“佩奇精神”,但是还模仿其他,比如叫声……”

格瑞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雷狮和安迷修今天是同一堂辅修,教授开了个玩笑,大家都笑了起来。奇怪的是,没笑几秒却停住了。

良久,有个同学开口:“确认过声音,应该不是人类。”

教授幽幽地开口:“大家看看脚底,我们教室可能混进了两头猪。”

“凯莉大佬!求你!”安迷修哭喊着。

“没有会员看不了佩奇了!”

“嘁,喜新厌旧,花心萝卜,花心青菜……”

“雷狮,我求你不要学我四个字四个字地往外蹦词。”银爵无奈地抬头。

“我是大佬,你是什么。”凯莉翻了个白眼。

“我是老好人。”

“呜呜呜你说什么我都听。”

“嘁,小猪佩奇,不如跳舞。”凯莉打开手机,给安迷修充了个会员。

“安迷修人呢?”雷狮拉开宿舍门。

“不知道。”银爵极有耐心地开口。

格瑞意料之中地不在。

雷狮又关上了门,出校门晃了一会儿。

“奇怪……那傻子不是说要看小猪佩奇吗……他不在我也没得看了。”

路旁一群大妈在跳舞,广播里放着罗百吉的《I Miss You》

在一群女人中,雷狮看到一个高瘦的杀马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在心里爆发出了佩奇一样的笑声。

出来逛街的安莉洁看到雷狮,本想打个招呼,看他一个人盯着安迷修,本决心不要打扰,雷狮却叫住了她。

雷狮一开口,先是一阵猪叫:“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你不觉得那个歌的'I miss you'听着很像'安迷修'吗呵呵呵呵”

卧槽,还真是有点像。

到了最后一段副歌,甜甜的女声拉长声音喊到“I miss you——”,雷狮忍着笑开口叫到:“安迷修——”,居然意外地契合。

安迷修疑惑地转身,跑出人群。

“恶党?你怎么在这里。”

“我到要问你呢,出来养生?”

“凯莉不是说小猪佩奇不如跳舞吗,我这不就出来跳了,我说好她说什么都听啊。”

Mdzz。

安迷修正要转身回去跳舞,雷狮叫住了他。

“喂,安迷修。”雷狮拽住了他的手。

音乐合时宜地响起,周杰伦的《简单爱》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我去,杰伦哥真会掐时候。

雷狮在安迷修脸上亲了一口:“太晚了,回去吧。”

雷狮牵着安迷修回宿舍,看到格瑞在门口落寞的背影。

他们本想看格瑞惊讶的转过身:“天啊,你们终于在一起了。”,可格瑞却只是生无可恋地转身,摇了摇头。

“怎么了?”

格瑞指了指门。

雷狮和安迷修凑过去。

“啊!嗯!哈……”

帕洛斯。

“帕洛斯,小声点,雷狮他们快回来了。”

是声音极度ooc的银爵。

三个人面面相觑。

雷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我们的 好 朋 友 格瑞,未成年先退下吧。”

屋内:

帕洛斯:威风堂堂好难唱啊。
银爵:没事,你唱的好听。

雷狮,安迷修,格瑞三人目送帕洛斯疲惫地从宿舍走出来,然后一窝蜂冲进去先把银爵揍了一顿。

银爵:????

“禽兽。”

“煤人。”

“渣渣。”

“什么啊,我们在唱歌啊。”

三人同时想到了一个熊猫头表情包:

“我听见你嗯啊的声音,你却说你在唱rap”

“等等,格瑞你那个渣渣跟谁学的。”

格瑞的表情霎时更加悲伤了:“大一来了个跳级生,拽的一批,好像还挺喜欢金的。他口头禅就是渣渣,有点魔性,连金都会了。”

“没关系,我知道那个人,好像叫嘉德罗斯,是个金毛。你放心,同性相斥,金毛跟金毛好不了。”

格瑞刚想说什么,却突然安静下来,仿佛要哭了。

安迷修慌了。银爵指了指雷狮:“同性,相斥?”

第二天,凯莉又叼着棒棒糖,看着一个棕毛杀马特朝自己走来。

“……有话快说。”

“凯莉大佬……”

“那个小猪佩奇……”

“……不如跳舞……”

“大佬……”

“我是大佬,你是什么。”凯莉抽出手机,无聊地翻了个白眼。

“我是老好人。”

凯莉其实只是单纯地想重复一遍对话,随便皮一下。

“那雷狮呢?”

“……”

“老公。”

凯莉懂得了,以后再见到安迷修娇羞地走来,一定要先保护好棒棒糖,以免掉地上。

“大二全体同学综合素质测评通知……”

说白了就是军训,蛋妮儿还算有良心,就去两天。

格瑞欣然接受了金的拥抱,这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现在那个嘉德罗斯渣渣金毛瞪着自己,旁边银爵和帕洛斯还在社情地拥吻。

累玩一天回到宿舍,四人争着要进浴室。雷狮和安迷修领先,他们两个犀利地对视着。雷狮突然眼睛一转,反手把安迷修拉进了浴室。

格瑞拿出准备好的耳塞,毕竟军训不能带电子产品。

银爵裹紧了他和帕洛斯头发一样白的小被子。

格瑞和银爵准备就绪,一分钟后,雷狮和安迷修却疯猪一般冲了出来,雷狮裤子都没穿,安迷修拿浴巾裹住身子,两人嘴里还猪嚎着。

“啊啊啊啊啊有老鼠!!!”

“好大!老鼠!比银爵还黑!”

“……”

格瑞下床,尽量不去看极度瞩目的两人。

看了会瞎。金。你在哪。

一个黑色的影子冲了出来,格瑞还没看清楚,黑影直直冲向了雷狮。

雷狮剧烈地颤抖着抱紧了安迷修,黑影和雷狮对视着。

你看,老鼠都恨你们。

黑影又前进两步。

“啊啊啊啊啊!”雷狮跳起来,双腿缠住安迷修的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哪老鼠在咬我!救命!救命啊!格瑞!芦荟哥哥!啊啊啊啊啊啊!雷狮你好重!雷狮你顶到我了!!”

银爵颤抖着又闭上了眼睛。

雷狮把头埋在安迷修脖颈:“上帝啊!老子根本不敢直视它!”

“我的王!啊啊啊好痒啊!不要杀我啊王!我错了!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骑士啊老鼠爸爸!”

黑影看了安迷修一会儿,安迷修感觉自己要死了,紧闭着眼睛,小雷雷现在居然还不合时宜地顶住了自己肚子。

黑影好像突然很不耐烦,原地转动几圈,然后,起飞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鼠飞了啊啊啊啊啊格瑞妈妈啊啊啊啊啊!”雷狮准备好要哭了。

“什么?!飞了?!啊啊啊啊啊我好怕啊啊啊啊啊夭寿啦啊啊啊啊啊!”

“雷狮,等等,”安迷修急中生智,“我们一起喊'友谊就是力量!'小马宝莉就是这样的!”

“好!Friendship is magic!”

“安迷修,怎么没反应?!我听到老鼠又发出可怕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啊啊啊啊啊!”

颤抖着的银爵幽怨地说:“你们是爱情。”

格瑞黑着脸拍死了那只蟑螂。

“北方人?”

最后格瑞和银爵被赶出去浪了两小时,回来看见雷狮把昏昏欲睡的安迷修抱上床。

格瑞:也不知道是谁的功劳。

雷狮从箱子里摸出好几个手机,瞬间被格瑞和银爵抢过去。

“你们没带吗?”

“……”

雷狮意识到,这个宿舍除了他一个好酒好色(安迷修)好赌博的三好,其他都是乖宝宝。

雷狮刷着朋友圈,突然又爆发出了佩奇一样的笑声。

“少看动漫。”格瑞冷冷地说。

雷狮打开mp3,放起了《绿帽子》:“你还真别说我,嘉德罗斯今天临时住学校,好像还跟金一张床。”

格瑞绝望地跳起来,磕到了头,那头白色的杀马特垂了下来。

雷狮抓起军训帽,摁在格瑞头上,随着mp3一同高唱:“绿帽子就扣在你头上!”

银爵:所以芦荟不应该是白色的。

格瑞在军训后第一个飞到了金他们宿舍,一进去就跟嘉德罗斯开始疯狂打架。金在一旁不知所措:“大家都是朋友!要和和气气……”

其他人都喜闻乐见地发出杠铃般地笑声,除了其中两位。

生活还在继续。

丹尼尔:我以为你们这些人都在学习。

——————end——————

大家可以去听一下《I miss you》真的很像“安迷修”

评论(18)
热度(522)

© 余念 | Powered by LOFTER